中国商业航天十年,如何越过“死亡谷”?

事实上,体制内航天与商业航天之间的互动往往是双向的、共赢的,尤其是创新性商业模式上,商业航天能够让大众体会到航天技术的实惠,加速完成航天领域的国家战略,让国家力量将资源聚焦于更具挑战,更需要长期探索的前瞻和基础研究上。

事实上,两者之间的互动往往是双向的、共赢的,尤其是创新性商业模式上,商业航天能够让大众体会到航天技术的实惠,加速完成航天领域的国家战略,让国家力量将资源聚焦于更具挑战,更需要长期探索的前瞻和基础研究上。

破冰之旅始于十年前,通过国务院的公文,打开了以往相对封闭的航天产业大门,让商业航天有了发展的萌芽。在这期间,中国商业航天领域的政策不断升级,产业备受重视。

在顶层设计不断地开放、优化之下,各地方政府也开始基于自身特色发展商业航天产业,希望引入链主,打造高质量产业链,在未来谋求一个更好的发展身位。

中国工程院院士卢秉恒:我们商业航天已经取得了第一批初步的成功,有差不多十来次发射了,这是现状,但是任务还很长,就是各种载荷、变推力,尤其是可回收这方面还要大力地发展。

“如果实现‘国家队’和民企的紧密合作,让这些技术下沉到民企开展的航天项目中去,就能极大节省民企在技术研发的巨大投入,进一步降低风险。”在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焦维新看来,来自体制内的力量也能为民营航天企业的成长提供不可或缺的帮助。

事实上,体制内航天与商业航天之间的互动往往是双向的、共赢的,尤其是创新性商业模式上,商业航天能够让大众体会到航天技术的实惠,加速完成航天领域的国家战略,让国家力量将资源聚焦于更具挑战,更需要长期探索的前瞻和基础研究上。

商业航天领域刚刚起步,技术还处于迭代阶段,市场处于培育期,重资产运营之下,前期资金需求量巨大,依赖对外融资。由于商业航天领域投资仍然存在高投入、长周期、高门槛等特点,尚未出现成熟的商业化路径,类似的问题待解。

这是一场真正走向星辰大海的史诗征途,正如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所说,错过“大航海时代”的中国人,决不能再错过即将到来的“大航天时代”了。

一、破冰十年,政策春风不断

破冰之旅始于十年前。此前,商业航天缺乏明显的政策鼓励,审批程序复杂冗长、存在行业准入资质和配套资源受限等诸多掣肘。

2014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打破了商业航天政策门槛。上述文件首次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由此,国内商业航天事业正式起步,商业航天全产业链逐渐发展。

自此,一众商业航天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并在短短几年间成功实现了多次商业航天发射。从2019年开始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基本形成了国营为主、民营补充的完整产业链。

“党中央明确把商业航天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我们迎来了中国商业航天发展极好的机遇。”在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中国遥感委员会主席顾行发看来,商业航天目前在中国的发展势头非常迅猛。

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新基建类别中,卫星互联网首次纳入其中,成为通信网络基础设施的范畴。

2020年9月,中国以“GW”公司的名义向U提交了星座频谱申请,计划发射12992颗卫星,并将它们逐渐构建成一张星网。中国计划发射的卫星数量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

2021年,星际探测、重型火箭等写入“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在上述文件中明确提及了要发展空间基础设施体系、星际探测、新一代重型运载火箭和重复使用航天运输系统、探月工程四期、北斗产业化应用等重大航天工程或航天科技发展应用方向。

2021年4月26日,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星网”)正式成立,负责统筹规划中国卫星互联网领域发展,被誉为中国版“星链”。

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各地政府出台针对航空航天产业的支持政策。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北京市促进未来产业创新发展实施方案》,其中在未来空间领域提出面向未来太空探索需求,重点发展商业航天、卫星网络等细分产业。

2023年10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了《上海市进一步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3—2026年)》,根据该计划,到2025年,将形成年产50发商业火箭、600颗商业卫星的批量化制造能力,以打造“上海星”“上海箭”为目标。

目前,上海松江正在致力于打造低轨宽频多媒体卫星“G60星链”。该实验卫星已经完成发射并成功组网,一期将发射1296颗,未来将实现一万两千多颗卫星的组网。上海联合长三角9大城市共同打造的全国首个卫星互联网产业集群。

2023年12月,G60卫星互联网首颗商业卫星在格思航天G60卫星数字工厂下线。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秦健介绍称,2024年,通过格思航天卫星工厂数字化生产线生产,并由垣信卫星完成至少108颗卫星发射并组网运营,G60卫星互联网产业基地将形成初步商业服务能力。

日前,北京市发布了《加快商业航天创新发展行动方案》。方案指出,到2028年,北京在全国率先实现可重复使用火箭入轨回收复飞,形成低成本高可靠星箭产品研制能力和大规模星座建设运营能力,引进和培育高新技术企业、专精特新企业和独角兽企业,建成特色产业聚集区和特色产业园,不断壮大北京商业航天千亿级产业集群。

还有的城市利用原有产业优势,试图吸引链主入驻,打造生态圈。无锡凭借材料和先进制造,在航空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生产经验。目前,无锡正在积极加码打造航天产业,希望借助航材方面的成熟优势,帮助航天产业加速成熟发展。

现在,蓝箭航天在惠山区投资建设火箭高端智能制造基地,旨在与无锡携手打造一个新的产业生态,蓝箭航天空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张昌武对“出行一客”如是称。

有的地区依托自身区位优势,打造对商业航天更友好的发射基地,并由此延伸开发航天资源。

2024年1月,在山东海阳附近海域,“引力一号”圆满完成首飞,刷新全球最大固体运载火箭、国内运力最大民商火箭纪录,“引力一号”的诞生地和发射地均在烟台海阳。

海洋东方航天港是中国第五处火箭发射场,也是中国首个海上发射母港。海阳总投资263.7亿元,涵盖了星箭研发制造、空天信息应用、航天文旅产业等多个领域。

目前,各地政府纷纷加码,充分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绝对优势,为产业的发展构建良好的物质基础,这将有助于商业航天这一长周期的产业健康发展,也有助于地方产业的升级,实现双方的良性互补。

政策春风拂面之下,中国商业航天产业的发展逐渐提速。企查查数据显示,中国现存航天、卫星相关企业共21.47万家;2023年新增5.14万家,同比增长42.84%。

中国商业航天发展提速很快,市场需求十分旺盛。

2023年,中国一共将270颗卫星送入太空,其中有137颗是商业卫星,占比65%。而执行这270颗卫星发射任务的有13次是由商业火箭完成的。据专家分析,2024年,我国的商业航天发展还将持续加速,未来5至10年,将迎来快速发展期。预计5年内,我国在轨运行的商业卫星将超过1200颗。

在业内看来,未来五年,随着国家的大的遥感星座、低轨通信的星座的建设,商业火箭端明显是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

“以星链为标杆的卫星互联网应用证明了,火箭市场是一个正在迅速打开的市场,厂商之间基本上不存在直接竞争。”东方空间联合创始人、联席CEO姚颂告诉“出行一客”,至少在2030年以前,各家公司只要能把一个运载能力足够可靠、价格足够便宜的火箭造出来,基本上就不会缺卫星互联网发射的订单。

二、资本加持,期盼国民共进

商业航天领域刚刚起步,技术还处于迭代阶段,市场处于培育期,因此需要更多政策性支持和更充裕的资金支持。

航天产业投资的高峰期发生在2019年至2021年,直到2021年至2022年,由于多家企业遭遇发射失败,商业航天经历了一个低潮。不过,从2023年开始,因为国家政策层面开始加大扶持力度,资本市场对商业航天的热度显著升温,不少政府引导基金和对政策比较敏锐的基金重点关注航天产业。

企查查数据显示,融资方面,2023年,我国商业航天领域有133个品牌产品合计完成170起融资,合计披露融资金额超185亿元。

从融资轮次上看,2022年—2023年,近五成融资事件处于股权融资,有160起;A轮23起,占比6.91%;早期融资,如种子轮及天使轮共计42起,占比12.61%。

2022年12月,长光卫星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有望成为国内首个IPO的商业航天公司。

2024年1月,东方空间宣布完成近6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此次融资将用于“原力-85”百吨级液氧煤油发动机研发与生产工作,加速“引力二号”中大型可回收液体运载火箭研制。

不过,航天事业实在太烧钱。重资产运营之下,前期资金需求量巨大,依赖对外融资。航天十二院战略规划推进部测算,巨型的互联网星座建设如OneWeb、StarLink 等建设规模达千颗卫星,其资金需求在百十亿美元左右。建设规模在百颗卫星级别的星座,资金需求也在 30 亿美元左右。

因此,商业航天想要越过死亡谷(创业企业在获得正向现金流之前的一段盈亏曲线),需要不小的资金储备。另据卫星与航天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 NorthernSky Research 的预测,全球只有18%的星座能走到发射阶段,少数公司具备卫星发射能力。

从市场规模看,中国商业航天产业已经初具规模,并且迈入产业发展的快车道;从应用场景看,虽然商业航天仍处于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但发展空间及潜力极大,这种发展潜能吸引了资本市场的持续投入。但是,随着资本逐步向优秀企业集中,商业航天企业需要加速商业化应用落地,形成先发优势。

商业航天领域投资仍然存在高投入、长周期、高门槛等特点,尚未出现成熟的商业化路径。从投资端看,受准入门槛限制,人民币基金在商业航天领域的投资具有本土优势。

“投资商业航天的黄金窗口还有两年”,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告诉“出行一客”,商业航天即将迎来大规模发展,头部玩家的先发优势会很明显。而且整个产业链条并不像汽车、芯片那么长,如果看上好项目,出手得趁早。

谈及商业航天和国家航天之间的关系,业内也是众说纷纭。

对此,张驰认为中国产业链条完备,善于实现规模化、产业化的大规模推广。就像当初Tesla跑通了锂电池造车的商业逻辑和产品雏形,最终中国成为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车消费、制造全链条市场一样,商业航天更合适借助成熟技术,不断探索和拓展盈利模式。

事实上,两者之间的互动往往是双向的、共赢的,尤其是创新性商业模式上,商业航天能够让大众体会到航天技术的实惠,加速完成航天领域的国家战略,让国家力量将资源聚焦于更具挑战,更需要长期探索的前瞻和基础研究上。

跳出体制机制的天生差异,或许商业航天还可以换一个思路来理解——“从商业属性上,能够自我造血,谋求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航天事业。”这不但要求完善现有航天领域的基础设施,比如上文所述的火箭发射、卫星制造的高效、低价、规模化,更在于整个产业链条的创新,以及创新业务的探索及商业运作。

在基础设施的巨大投入后,如果没有商业化运营、市场化拓展,整个产业的价值便难以得到充分体现,甚至无从体现。万物生华工程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雨菲认为,商业航天不应该仅仅只是传统航天的补充,而是航天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与转型路径。

600年前,从大江大河内陆海到大洋,600年后,从地球到太空的星辰大海。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中国应该在人类文明探索航天的征途上向前一步,商业航天正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庞大舰队。

声明: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零售资讯观点或立场,文章为网友投稿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新零售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wuchangxu@youzan.com
(0)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相关推荐

  • OpenAI一线员工作息时间线揭秘:我们疯狂地卷

    下午开始增加工作强度:

    1。//www.businessinsider.com/open-ai-sam-altman-daily-routine-schedule-for-productivity-2024-1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openai-chatgpt-exec-resigns-work-life-balance-time-with-kids-2023-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

    未来科技 2分钟前
  • 狂砸670亿美元,日本要重振芯片产业

    为了夺回昔日半导体50.3%市占率的领先地位,且不被海外竞争者“卡脖子”,日本“痛下决心”狂砸670亿美元吸引全球先进半导体公司来日本建厂,并试图量产2纳米高端芯片,以重新领跑全球。

    日本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全球半导体领域的领先地位被超越后“痛定思痛”,决定将截至2030年的半导体产业的复兴分为三个阶段:(1)加快半导体生产的基础设施建设。

    未来科技 1小时前
  • 每秒500token的AI芯片让人惊叹,但它真的靠谱吗?

    根据Groq此前发布的论文,它的核心技术其实是一个名叫TSP的微架构设计,全称叫做张量流处理器,Tensor。

    对比可以看到,Groq的回答比较简单,无法挖掘书中所代表的更深的复杂的意味。

    快速来自上面提到的TSP的优化,除此之外,Groq上面的模型也是他们自己微调过的,它并没有公开微调过程,所以对于模型本身的看法来源于我的推测:它上面可以选用的所有的模型后面都有“小尾巴”,比如Llama。

    未来科技 1小时前
  • 聊一聊我眼里的科技颠覆感

    如果说从电脑到互联网到智能手机,一直是在这个世界提升粘度频次的话,ChatGPT则是创造另外一个世界的重要支柱,且没有之一。

    就当下这个时间点而言,我依然像90年代末看到互联网一样,隐隐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很剧烈的变革,但还是有些懵懵懂懂模模糊糊。

    这个例子的意思就是,人类并没有掌握所有的规律,人工智能作为我们的创造物,通过机器学习大量的也是我们的创造物,能发现新的规律以至于可以重现虚拟的真实世界。

    未来科技 1小时前
  • “已经有三个人跟我说要做中国版Sora”

    而针对OpenAI宣称sora是“世界模拟器”,图灵奖得主、Meta首席AI科学家杨立昆(YannLeCun)认为,根据提示词生成的大部分逼真视频,离“AI理解物理世界”还差得远,刷屏的视频仍有很多bug,生成视频的过程与基于世界模型的因果预测完全不同。

    去年此时,很多人问,为什么中国没有产生ChatGPT,到了今年问题又变成了,为什么中国没有产生sora,在天才科学家史蒂芬·沃尔弗拉姆那本《这就是ChatGPT》的导读序中,作者建议我们把问题换成,“为什么全世界只有OpenAI能做出ChatGPT”。

    未来科技 2小时前
  • 一年一万篇论文撤稿,期刊编辑守不住学术大门了?

    2023年最大比例的撤稿来自于出版商Wiley旗下的Hindawi系列期刊,在一年内撤稿超过了8000篇,该公司在声明中表示如此规模的撤稿是出于对“同行评审过程被系统性操纵的担忧”,尤其是大量负责特刊的客座编辑出现了不可控的风险,最终Wiley表示将彻底放弃Hindawi品牌。

    图源:Nature

    很多长期关注学术不端的专家对撤稿论文超过1万成为大新闻表示乐见其成,因为根据他们的观察,在全世界论文工厂的生意非常火爆,这1万篇仅仅是其中运气不太好的那一小部分。

    未来科技 2小时前
  • 存储,战火重燃

    一、冯·诺依曼的“陷阱”

    韩国人之所以能等来又一次机会,很大程度上得感谢“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

    1945年,全球第一台计算机ENIAC问世在即,冯·诺依曼联合同事发表论文,阐述了一种全新的计算机体系架构。其中最大的突破在于“存算分离”——这是逻辑运算单元第一次从存储单元中被剥离出来。

    如果把计算机内部想象成后厨,那么存储器就是仓库管理员,而逻辑芯片就是主厨。

    未来科技 3小时前
  • GPT-4劲敌,谷歌进入高能+高产模式

     

    图源:Gemini 1.5 Pro官方测试数据

    Gemini 1.5 Pro大大超过Gemini 1.0 Pro,在27项基准(共31项)上表现更好,特别是在数学、科学和推理(+28.9%),多语言(+22.3%),视频理解(+11.2%)和代码(+8.9%)等领域。
     

    图源:Gemini 1.5 Pro官方演示样本

     
    Gemini 1.5 Pro在处理长达超过100,000行的代码时,还具备极强的问题解决能力。

    未来科技 3小时前
  • Vision Pro的两个难题

    如果没有新的硬件变革,应该也没有什么纯内容服务平台的大机会了吧

    我的回复是这样的:

    这么多年的内容生态,内容本身变化很小的,基本还是图文音视频,这都是前互联网时代的东西。

    IMAX其实是一项1967年就问世的技术,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也一直困在恶性循环中:院线不愿意花钱做IMAX影院,电影生产商因为IMAX影院少而不愿意费力气拍IMAX片子。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具有引爆点力量的内容非常重要,它能彰显出巨大的财富预期,以推动产业走出那个恶性循环。

    未来科技 4小时前
  • 299卖Sora内测账号?互联网的创造力全拿来骗钱了

    总而言之,虽然 Sora 的官方应用啥时候公测还没个准信儿,但这帮卖课、搞诈骗的,显然已经“遥遥领先”了。

    也难怪,最后整得。

    卖 GPT 课的时候,卖课哥还能给自己辩驳两下子,说这是知识付费,愿者买单。

    但 Sora 现在连产品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国内几乎也没有谁真正上手试用过,有些人还敢漫天要价,就真的是黑心的萝卜,坏透了。

    说实在的,这两年生成式。

    未来科技 5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