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会对视频内容创作有什么影响?

如果一位创作者不具备抓热点的能力(或者不乐意这么做),那么他的最佳发展方向就是做一个优质垂类内容方,吸引符合自身调性的粉丝,依靠粉丝的口碑效应实现“慢热出圈”。

网生内容创作者的四个象限

很多用户会哀叹:“互联网社交媒体充斥着快餐内容,短视频、直播更是集快餐内容之大成,完全没有让人静下心来体验的干货。就以刚提到的“AI根据热梗自动撰写视频脚本”功能来说,有调性的创作者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使之符合自己的调性,事半功倍地创作出优质内容。

OpenAI的文生视频(text-to-video)AI模型Sora已经发布,并且引发了如洪水一般的新闻报道和评论。我不是AI技术专家,相信大家也早已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Sora的技术细节。我只是想从内容创作者的角度谈一谈:Sora会对视频内容(包括短视频、中长视频和工业化影视内容)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家的观点是复杂的——有些人觉得Sora要革影视行业的命,甚至把视频内容带入“零基础创作”时代;有些人则认为Sora的实用价值还值得怀疑,尤其是不具备创作者所必须的“灵魂”。其实,上述观点都有道理,关键看怎么定义“内容创作”。

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互联网发展的历程就是内容创作不断重新洗牌的历程,各种体裁、各种主题、各种工业标准的内容一直在此消彼长,“变”是常态,“不变”才不正常。AIGC的深入发展(包括但不限于Sora),将促使洗牌过程向更有利于多样性的方向发展。我们不妨使用一个高度简化的分析模型,将互联网原生内容创作者的能力划分为两个方向。

  • 热点敏感性,也就是追逐热点、热梗的能力。毫无疑问,在任何一个时间点,社交媒体的大部分流量集中于极少数热点题材。能否把握热点题材,决定了创作者的短期爆发力,用更时髦的话讲就是“出圈能力”。

  • 内容调性,也就是内容的特殊性、不可复制性。有些创作者的内容,让人过目不忘,带着鲜明的个性烙印,任何竞争对手都无法模仿。是否具备足够的、不可替代的调性,决定了创作者的长跑能力,或曰“可持续性”“粉丝黏性”。

强大的创作者无疑应该在两项能力上都获得高分,从而达到“既有爆发力又有长跑能力”的全能性,这是成为头部创作者的最高效的途径。2017~2018年的抖音、2019~2020年的B站都曾经涌现出一批这样的创作者,左手抓热点、右手深挖内容调性,从而在一夜之间跃居“全网顶流”之列(具体的例子就不举了)。这样的幸运儿不多见,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他们是其他内容创作者梦寐以求的标杆。

如果一位创作者不具备抓热点的能力(或者不乐意这么做),那么他的最佳发展方向就是做一个优质垂类内容方,吸引符合自身调性的粉丝,依靠粉丝的口碑效应实现“慢热出圈”。这条道路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罗翔:在多年的司法考试授课过程中,他以深入浅出和幽默风趣的调性逐渐积累了大批“自来粉”,最终依靠粉丝的自发传播实现了“出圈”。严格地说,多年前的罗永浩也算得上一个。一般而言,只要坚持足够长的时间,垂类内容方总归能迎来量变到质变的时刻,但是大部分人往往坚持不下去。

与此相对立的则是那些只会抓热点、不具备调性的创作者,他们的生存之道就是“下手快”,依靠千方百计地“蹭热点”乃至模仿抄袭,尽快完成“出圈”。这种创作者的生命周期一般很短,在瞬时爆发之后就陷入了沉寂,做的是“过把瘾就死”的短线生意。尤其是在短视频领域,MCN等专业机构经常会批量孵化此类账号,希望其中极少数能爆红,至于那些未能爆红的则沦为“炮灰”。

网生内容创作者的四个象限

很多用户会哀叹:“互联网社交媒体充斥着快餐内容,短视频、直播更是集快餐内容之大成,完全没有让人静下心来体验的干货!”可是这样的哀叹并不正确。或许网生内容的绝大部分确实是毫无调性和深度的“炮灰”,就像一瓶酒的大部分成分是水,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得出“酒就是水”的结论。

事实上,只有在社交媒体时代,垂直、小众内容才第一次获得了稳定的输出渠道,从而赢得了被更多人看见的可能性。数以万计的“中腰部”垂类创作者,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才真正走上内容创作道路。如果一定要在“以前的时代”和“社交媒体时代”之间做出选择,我相信,绝大部分创作者会选择后者而非前者。

那么问题来了:Sora的诞生(及其掀起的生成式AI持续进化的浪潮),会更有利于上面哪一类创作者呢?我觉得答案非常明显——AIGC会有利于那些以内容调性取胜、“慢热出圈”的垂类内容方,不利于那些以抓热点取胜、“昙花一现”的跟风内容方。因为在AIGC时代,“抓热点”的门槛将越来越低,从而不再是内容方的一项核心竞争力。所以,“内容调性”的重要性就进一步攀升了,甚至可能成为取胜的唯一一张王牌。

不要误会,无论到什么时候,“热点话题”总是会此起彼伏地产生,也需要有创作者覆盖。然而,在比拼速度方面,人类创作者无论怎么努力也比不过AI。在文本新闻领域,AI的速度优势已经明显体现出来了:早在ChatGPT诞生之前,从财经到体育,从娱乐八卦到社会新闻,大量的“突发性事件”在第一时间的报道就是由“AI写手”自动撰写的;在ChatGPT大范围投入使用之后,几乎所有的突发事件报道都可以由AI进行了。

平时炒股的人可能对此有更深的体会——打开任何一个股票信息软件,无论是突发的财经新闻还是财报的即时解读,由AI撰写的比例均呈不断上升的态势;专业分析师和评论员正在退出这些“比拼手速”的即时信息工作,把精力集中到需要高度逻辑分析能力的深度解读上。

Sora的诞生,意味着上述趋势正式蔓延到了视频领域。假以时日,上述趋势会延伸到一切体裁、一切类型的内容上:对于热点话题的“时效性覆盖”将主要是AI的任务,比拼的主要是AIGC的效率,很难有人玩出与众不同的花样。目前在国内,已经有电商服务机构向带货主播推出“AI根据热梗自动撰写视频脚本”的服务,哪怕主播对这个热梗毫不了解,也可以依靠AIGC跟上潮流。可以想象,今后对热点话题的竞争将趋于高度同质化;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高度同质化的市场总是会走向供大于求,从而导致“抓热点”性质的内容严重过剩,以此为核心竞争力的内容方大部分将被淘汰出局。

而对那些以“调性”为核心竞争力的内容方而言,AIGC却可以成为一种强大的新武器。互联网用户仍然有追逐热点的天性,不过他们今后更需要的不是时效性内容,而是有特色的演绎或者有深度的解读。足球爱好者对此肯定深有体会:在资讯匮乏的年代,大家对足球媒体的首要诉求是快速全面的新闻覆盖;到了资讯极端发达的今天,新闻覆盖早已泛滥,大家的诉求转移到了对赛事的深度分析,以及带有互动性、趣味性的节目上面。优质的垂类创作者完全可以与AI达成分工:前者负责有调性的部分,即所谓“灵光一闪”;后者负责不需要调性的部分,即重复劳动——按照内容产业的黑话,可以称之为“行活儿”。

AI是一种工具,一种由人类创造、帮助人类解决问题的技术手段。从目前的形势看,只要AI不产生自我意识,它就不会具备所谓“原创性”,而仅仅是对人类现有知识的收集和整理——即使ChatGPT这样高级的生成式AI也不例外。OpenAI已经公布了Sora的技术细节,可以看到,其技术路线继承了此前公开的DALL-E文生图模型,虽然有一定程度的创新,但并非颠覆性的。显然,至少在当前的环境下,Sora不太可能产生真正的“原创性”,其产生视频的效率和感染力仍然高度依赖于个人用户的“调教”。

所以,与此前的一切生成式AI大模型一样,Sora在内容创作中的角色更接近MOBA游戏中的辅助:帮助C位更好地发挥自己的特点,让C位心无旁骛地输出,而不是自己代替C位去输出。强大的C位玩家借助强大的辅助可以如虎添翼,而不合格的C位玩家有了强大的辅助也很难翻盘。就以刚提到的“AI根据热梗自动撰写视频脚本”功能来说,有调性的创作者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使之符合自己的调性,事半功倍地创作出优质内容;缺乏调性的创作者恐怕只能用它生产千篇一律的“垃圾”。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内容产业“强者恒强”的趋势,在AIGC时代会持续下去,只是其含义更加复杂,超过了“马太效应”的范畴:头部内容方当然会继续强大、继续享受时代的红利,但具备强大调性的垂类内容方也能享受时代的红利;对于这两者而言,未来二十年将是最好的时代。对于其他内容方而言,却将迎来最坏的时代。Sora再次确认了上面的趋势。

当然,在AI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一切变化都可能发生,一切梦想或噩梦都有可能成真。如果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本文的观点被证伪了(或者部分证伪),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能够生活在一个AIGC觉醒的年代,无论作为旁观者还是参与者,我们都是幸福的。重要的是对未来做出力所能及的思考和分析,至于其对错则不是特别重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怪盗团 (ID:TMTphantom),作者:怪盗团团长裴培

声明: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零售资讯观点或立场,文章为网友投稿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新零售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wuchangxu@youzan.com
(0)
上一篇 2024年2月17日
下一篇 2024年2月17日

相关推荐

  • 数字人出海背后,隐藏哪些商业机密?

    某上市公司旗下数字人营销视频创作工具负责人Dour介绍,曾有几个客户向其反馈了极为惊人的数据:使用数字人,一个季度可以完成高达1700~2000小时的直播时长,相当于平均每天直播17个小时。

    在亿邦的调研中,一个常被各种数字人服务商所提及的宏伟设想,或许可以更加具象地展现这门方兴未艾的技术究竟有着多大的想象空间:

    数字人的远期定位,并不是抢“真人”的饭碗,而是在算力爆炸、AI永续迭代的背景下,重构整个电商领域的信息呈现方式。

    未来科技 8小时前
  • 迪士尼想用 AI 改造娱乐业,但它准备好了吗?

     
    乐园:迪士尼的技术试验场
     
    迪士尼乐园不仅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也是迪士尼前沿技术的实验场。
     
    马克·谢弗曾在人民快运航空和大陆航空从事收入管理工作,他来到迪士尼后,领导一个由 250名员工组成的数据分析团队,对迪士尼乐园的各项业务进行动态定价,并推出了。
     
    2022年,迪士尼推出了人工智能工具。
     
    迪士尼的人工智能困境
     
    1928年,迪士尼推出了世界上首部声画同步动画片《汽船威利》。

    未来科技 8小时前
  • 这个世界变得更精彩,但好像也更无聊了

    那是一个下午,办公室的咖啡机坏了,我在楼下买了一杯厚乳拿铁,上楼后发现同事都出去吃午饭了,我一个人坐在窗边的工位上,升起的阳光正好覆盖在了我的电脑屏幕上,浏览器的文字都变得模糊起来,我眯起眼睛,试图看清屏幕上的字,依稀能看到我的代码编辑器,正在用。

    我是热爱并且积极拥抱这些最新最酷的技术的人之一,但我猛然想到,那些不那么乐意拥抱新技术的人,就一定要被淘汰,这也是让人挺不舒服的一件事。

    未来科技 8小时前
  • 工业AI大模型落地应用的最新实践,都在这里

    上述问题,也正是我们即将在“大鲸AI闭门会·制造专场”上深入探讨的焦点!
     
    6月20日,虎嗅智库将在苏州举办“2024大鲸AI闭门会·工业制造专场”,汇聚信通院、美的、隆基绿能、施耐德电气等权威机构、头部甲方企业、工业智能企业的创新者,独家完整呈现甲方头部完整AI应用落地案例,并将围绕、“智能生产与排程”、“质量分析与数字模拟”、“人机协作与智能制造”等话题,共同探寻AI大模型在工业智造领域的落地应用。

    未来科技 9小时前
  • 果然,美国限制AI出口立法的进程又进一步

    Review(ID:Internet-law-review),作者:互联网法律评论,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24年5月2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限制AI模型出口的法案。

    只是从功用上对“涵盖的人工智能系统”进行了一定的概括,不过,这样的“新定义”基本上涵盖了“任何人工智能系统、软件或硬件”,只要这些物项满足以下条件:

    侵蚀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的方式。

    未来科技 10小时前
  • 微软Build:GPT-4o重塑Windows,奥特曼剧透新模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PPSO (ID:appsolution),作者:超凡、王萌、崇宇,题图来自:微软Build 今天凌晨,微软带来了一系列重磅产品,一口气发布了50多项更新。 …

    未来科技 10小时前
  • 产业政策的迷失:日本AI败局启示

    本来,日本在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方面有很强的底蕴,但在全面为第五代计算机服务的背景下,全社会的资源都在向专家系统这一路径倾斜,甚至连福岛邦彦这样的大佬都很难申请到需要的经费。而当第五代计算机的梦想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最终破裂后,日本干脆削减了对整个AI学科的资金扶持,这就导致了最优秀的人才根本不愿意进入这个领域。

    一旦有日本的AI企业率先从类似的领域发起突围,并真正实现了盈利,那么日本全社会对AI兴趣的低迷就会被扭转,人才也会陆续重新回到这个领域。

    未来科技 10小时前
  • AI已经擅长欺骗人类,其阴暗面令人震惊

    从娱乐至生活,AI欺骗在扩散

    诚然,游戏无疑是一个相对可控的环境,我们可能倾向于认为,这种AI欺骗行为的危害并不严重。

    而且,这种欺骗能力并非仅存在于模型规模较小、应用范围较窄的AI系统中,即便是大型的通用AI系统,比如GPT-4,在面对复杂的利弊权衡时,同样选择了欺骗作为一种解决方案。

    AI欺骗的系统性风险

    毋庸置疑,一旦放任不管,AI欺骗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危害是系统性和深远的。

    未来科技 10小时前
  • 第一个iPhone刺客,可能要倒下了

    //www.cnet.com/tech/mobile/humane-maker-of-wearable-ai-pin-is-exploring-a-sale-report-says/
    https。//techcrunch.com/2024/05/22/humane-the-creator-of-the-700-ai-pin-is-reportedly-seeking-a-buyer/。

    未来科技 10小时前
  • 第一波收割完的AI创企要跑路了?6年来仅做了一款产品

    创办Humane之前,Chaudhri曾在苹果公司担任设计师长达20年,据报道于2017年被苹果公司解雇,Bongiorno在苹果公司工作了8年,担任iOS和macOS的软件工程总监,并于2016年离职。

    Humane与微软的合作主要是体现在其利用微软的云基础设施搭建技术平台,同时,Humane也将OpenAI的技术集成到其设备中。

    未来科技 11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