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佛祖”当雇员

不管是出于对寺庙的好奇,还是把去寺庙工作当作“逃离内卷”的过渡选择,各大寺庙招聘启事一出,众多年轻人跃跃欲试,纷纷应聘。
如果说慧慧、陈平等人在寺庙的工作太过佛系,那么丽丽在上海某寺庙的工作则体验到了其世俗的一面。

对于在某网红寺庙工作的90后哲学女硕士简宁来说,寺庙同样不是一个可以一直逃避的地方。后一类,有两个同届师兄,都是耐得住性子的高学历年轻人,他们综合能力很强,放在大城市也能生活得很好,只是自主选择了寺庙这一特殊的工作环境,对于寺庙生活是真正的欢喜。

我给“佛祖”当雇员

编者按:

新经济催生新职业。改娃师、塔罗师、陪诊师、芳香治疗师、网络配音员、AI提示词工程师、人工智能训练师、碳排放管理员……一批新奇有趣的新岗位正相继而生。

最直接的,这不仅为新青年提供了更丰富的就业选择,也折射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活力。而更实际的,它们相对小众甚至未被官方认可,但已经直接改变了新青年的精神面貌。

在“新质生产力”成为高频词汇的当下,新职业顺势成为洞察新经济、新产业、新生活的一个窗口、一面镜子,我们每个人都在直接或间接的参与其中,并可能与之长期共存。

氢消费《新时代新职人》系列选题希望记录正在发生的变化。此篇为那些去寺庙打工的年轻人。Ta们因何作出这样的选择?进了寺庙以后就真的能躺平吗?

撰文|秋 妤

编辑 | 李可馨

来源|氢消费出品(ID:HQingXiaoFei)

“年轻人在上进和上班之间选择了上香”这句网络梗正在变成现实,如今走进寺庙你会发现,来这里烧香的,有六成是年轻人。

携程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寺庙景区的订单曾一度同比增长310%,小红书上与“抄经”“冥想”相关的词条累计播放量接近30亿。

而去寺庙“给佛祖打工”,也成了年轻人就业的一项新选择。

内卷时代,秃头和失眠不再是中老年人标配,一部分身心俱疲的“发际线男孩”和“秃头女孩”厌倦了现有的人生,他们渴望从另一种生活方式中寻找出路。

去寺庙“给佛祖打工”被年轻人们赋予了“精神桃花源”的想象,各地刷屏朋友圈的寺庙招聘启事,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仅浙江某名寺的一次社会招聘,就收到了3000多份简历,其间既有大厂白领,也不乏清华北大等名校的硕士博士。

但进了寺庙就真的能躺平吗?答案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我给“佛祖”当雇员

他在寺庙生活,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上山

提到寺庙,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皈依佛门,从此六根清净,青灯为伴,吃斋念佛。然而,网上发布出来的寺庙招聘信息几乎年年都有,提供的工作岗位并非那么简单:广州光孝寺招聘会计、采购员、仓管员,杭州灵隐寺招聘新媒体编辑、网络工程师,法华寺招聘短视频编导……还有很多寺庙向社会人员提供诸如英语翻译,建筑工程师等职位。

“上岗非出家,对宗教信仰不做要求”“九点上班,五点下班,提供午饭”“没有KPI,一切随缘”……相比起薪资倒挂、“996是福报”,寺庙的工作显得亲切多了。不管是出于对寺庙的好奇,还是把去寺庙工作当作“逃离内卷”的过渡选择,各大寺庙招聘启事一出,众多年轻人跃跃欲试,纷纷应聘。

“来了就不想走了”是一文到寺庙生活的第一感觉。一文原本是新媒体编辑,由于工作繁忙,没有正常作息,常在凌晨三四点入睡,长期紧绷状态和作息紊乱,体重也从120飙升到了180斤。这些因素促使他迫切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休整,去寺庙当图书管理员成了一个好去处。

小之去寺庙上班的契机则很巧妙,当时她处于因考研失败陷入的崩溃之中,每天除了浑浑噩噩地找工作,就是陷入无限的内耗,还在此期间生了一场大病。在她得知有一份实习工作时,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份工作恰巧是去寺庙当讲解员。

清玲从事互联网行业,工作压力大,晚上十点之后回家是家常便饭,头发也日渐稀疏。去寺庙做过几次义工后,她一直关注着寺庙的公众号,去年10月看到公众号上发布要招聘一名平面设计师后,便毅然递交辞呈,应聘进入寺庙工作。

她所在的小组专门负责寺庙的宣传工作、公众号、视频、直播,平时每周休一天,遇到有活动也要加班,并不像想象的轻松。不过,在这里工作的大多是信佛的,“彼此都很客气”,“人际关系简单”,清玲也找回了久违的快乐。

和大部分年轻人偶然闯入寺庙工作不同,陈平进入寺庙似乎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了的事情。他出生于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家庭,“从娘胎里就是素食者”,当他告诉父母要去家乡一座香火鼎盛的寺庙上班时,家人都说“这是非常有福报的事情”。

2022年,他从一所二本师范院校毕业,看到寺庙的招聘信息,毫不犹豫就投了简历。从前,逢初一和十五,陈平常常和家人来这座寺庙上香,面试那天是他第一次从小侧门跨过“游客止步”的牌子,走进工作区域。

与庙堂前的熙熙攘攘不同,这里格外静谧。面试时师父问他是否对佛法感兴趣,“正好家人都虔诚信佛,从小受到熏陶,聊起这个话题来得心应手”。

陈平在寺庙里是文宣岗,他听另外两名同事说,能进来的都是合眼缘。他的工作是新媒体运营,每天更新两条公众号上的推文,协助寺庙开展公益活动,负责拍照、写文案、排版、发推文。

而对于阅读量和转化率,寺庙几乎没有要求。“只要阅读量不是特别低都能过得去”。除了偶尔周末有公益活动需要加班,平时都能准点下班。

对于未来如何选择,他说可能会在寺庙干到退休。毕竟这里背靠大山、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办公室也古色古香,还有专门的茶饮咖啡区,早上喝咖啡,下午喝茶,每天还有两小时的午休时间。

有人为了逃避去了寺庙,也有人经过深思熟虑后打算在寺庙度过余生。慧慧就是其中之一。她已经在浙江某寺庙工作了五六年,工资不高,有五险一金。她的岗位是文化活动策划运营,平时会策划禅修体验、静心抄经、主题展览、文化研学等活动,以此传播佛教文化和传统文化。

因为涉及到负责策划、联络、执行到现场把控等一系列工作,遇到忙的时候,连着两三周都会加班。即便如此,这份工作对于慧慧来说,还是比之前的工作要轻松得多。

“寺庙没有KPI,只需要在年中和年末提交工作总结,每次举办活动都能从参加活动的人身上感受到尊重”,这也给慧慧带来了更多工作的价值感和成就感。

“而且,这份工作清闲的时候也多,若是夏天,还能一边听着蝉鸣一边听着师父们诵经的声音,婉转悠扬,心很快就静下来了。”

下山

有人把寺庙想象成与世无争的净土,仿佛到了寺庙,就能够找到迷失的自我。但寺庙真的是避风港吗?年轻人涌向寺庙能够重拾自我还是更加迷茫呢?

实际上寺庙和世界上其它机构一样,也有世俗的一面。13年前剃度出家的北大数学天才柳智宇,如今还俗结婚创业。他曾告诉媒体,和一般人想象的不同,寺庙里的人际关系远比外界复杂。即使是得道高僧,有时也难逃俗无烦扰。

如果说慧慧、陈平等人在寺庙的工作太过佛系,那么丽丽在上海某寺庙的工作则体验到了其世俗的一面。据其在社交平台分享,她在应聘成功上海某寺庙新媒体运营岗后,正式入职的地点却是在一栋写字楼里。

八点半上班,五点下班,上下班都要打卡,除了同事之间互称“师兄”,称呼上级“师父”之外,工作内容方面,寺庙做新媒体一方面要与时俱进,追上时代的变化,另一方面要引流线下信徒,同时与文创、出版等进行联动。这和普通新媒体工作者区别并不大。

而且,进寺庙工作的门槛并不低。即使是寺庙工作再清闲,也没有那么好躺平。慧慧当年入职的时候,虽然招聘公告没有要求硕士学历,但经过层层选拨,一同入职的年轻人基本都是硕士起步。法师中也不乏海外留学背景、佛学院硕士等。

受寺庙氛围影响,慧慧开始阅读历史文化典籍,和同事交流讨论文化典故。为了提升自己,她还考了当地高校的在职研究生。

这些年,培养现代化的寺庙管理人才,已经成为佛学界的重要工作。前有上海玉佛寺与上海交大合作,送给僧人学习MBA课程;后有杭州灵隐寺与中国计量学院合作,推出寺院规范化管理体系。实际上,寺庙也不像过去那么“佛系”了。

同时,寺庙也有很多规定需要遵守,比如对宗教有一定的敬畏和了解,不能吃荤喝酒,女生不能穿高跟鞋短裤短裙,不能染颜色鲜亮的头发,男生不能剃光头等等。

此外,在斋堂吃饭也要讲究过堂仪轨,在长条桌边坐好后需要止语,按规定摆放好碗筷,等待行堂(打菜),行堂时也要止语,用相应的手势表达自己吃多吃少。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说,很难适应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

于是,有人“上山”,也有人“下山”。之前被媒体报道过离开寺庙的,就有杭州灵隐寺的新媒体小编赵莲贵、北京龙泉寺的北大数学天才柳智宇等等。

2016年,灵隐寺公开招聘的事火遍全国,90后小伙赵莲贵就是当时上千报名者里唯一入职的文宣部工作人员。赵莲贵接受媒体采访时,分享了他在寺庙中的工作和生活:8点半上班,4点半下班,其余时间自行安排。

至于账号阅读量、流量变现等KPI考核问题,寺庙的回复是:不必强求,一切随缘。每天佛系上班,闲时跟大师练字,或是在梵音缭绕绿树成荫的庙里散步。但即便是这样安静闲适的理想生活,最终赵莲贵仍然选择了从灵隐寺离职,原因是母亲在老家安徽为其购置了房产,需要他每月还房贷。

对于在某网红寺庙工作的90后哲学女硕士简宁来说,寺庙同样不是一个可以一直逃避的地方。寺庙适合放松养老,她在寺庙上班也确实很快乐,但一想到以后的生存压力,她就躺不下去了。

简宁从小家庭条件不好,物质方面安全感不足,萌生去意后,她接受了一家游戏公司的邀请,做游戏剧情设计,与她喜欢的创作相关,薪资涨了数倍。

在她看来,寺庙似乎更适合本身没有生活压力,或者生活纯粹、物欲很低的年轻人。前一类,比如她的同事中有当地拆迁户,不差钱;后一类,有两个同届师兄,都是耐得住性子的高学历年轻人,他们综合能力很强,放在大城市也能生活得很好,只是自主选择了寺庙这一特殊的工作环境,对于寺庙生活是真正的欢喜。

至于大部分人,其实很难做到无欲无求、安于现状,即使远离尘世喧嚣,走进寺庙粗茶淡饭,恐怕也不一定有“人间有味是清欢”的旷达。

“能适应寺院生活”,这不是一句简单的要求,它需要真正淡泊的人。加之在寺庙工作没有上升空间和发展前景,大部分不属于寺庙编制内人员,而是劳动派遣,薪资水平在大城市也没有太大吸引力,如果是抱着逃避现实或者短期休整的目的来寺庙,不如选择做义工。

而在陈平入职几个月后,身边几位同事相继离职,有人开店创业、有人回归家庭、有人移民出国、也有人重新进入主流职场。

尽管如此,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能够短暂地从寺庙生活中获得快乐和松弛,积蓄起重新上路的勇气和信心,已经弥足珍贵。

声明: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零售资讯观点或立场,文章为网友投稿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新零售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wuchangxu@youzan.com
(0)
上一篇 2024年2月21日
下一篇 2024年2月21日

相关推荐

  • 亚朵集团一季报:营收同比增89.7%至14.68亿元

    DoNews5月23日消息,5月23日,亚朵集团发布2024年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亚朵集团实现营收14.68亿元,同比增长89.7%。截至一季度末,亚朵集团在营酒店数量达到1302家,酒店房间数达14.81万间,分别同比增长34.5%、31.6%。
    今年第一季度,亚朵集团零售业务GMV达到4.95亿元,同比增长277.4%。

    十亿消费者 4小时前
  • 魔芋爽克重不足 卫龙致歉:配合监管部门进行抽检

    DoNews5月23日消息,针对近日消费者反馈的卫龙15g魔芋爽存在克重不足的情况,卫龙连发两份公告向消费者致歉,卫龙称,公司与消费者取得了联系并依照相关规定妥善解决,同时在内部立即展开了产品生产、品质检测等自查工作。卫龙在公告中称,针对产品净含量不足,公司已经配合河南省漯河市市场监管局进行产品净含量抽检,待报告生成后将进行公示,也欢迎第三方质量检测公司随时到公司工厂及产品在售市场进行抽检工作。

    6小时前
  • 罗森拟7月退市,全球门店数量2.2万家,中国市场占30%

    自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罗森便利店凭借其丰富的产品线、优质的服务以及创新的经营模式,已深深植根于中国消费者的心中。
    罗森官网显示,截止2022年12月底,罗森已在上海(包括上海周边)、重庆、辽宁、北京、湖北、广东等15个省/直辖市拥有近6,000家便利店。与本土便利店相比,罗森具有自有商品占比高以及加盟模式灵活等特点,今后,罗森将继续加快在中国的发展速度,目标是到2025年突破1万家门店。

    十亿消费者 6小时前
  • 传李佳琦首场618直播美妆类GMV同比下滑46%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虽然今年618美妆产品数量同比增加,但带货顶流李佳琦首场直播火爆程度却不及往年,首播美妆类目GMV(商品交易总额)同比下滑46%。
    据青眼数据,5月19日,天猫李佳琦美妆专场直播开始预售,美妆类目实现GMV约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近50亿元下滑46%。青眼数据显示,在2023年618李佳琦首场直播中,珀莱雅GMV达到3.13亿元,位列第二名。

    十亿消费者 11小时前
  • 多人称喝了霸王茶姬新品心悸入院 客服:可能对茶多酚过敏

    对此,客服表示,可能顾客是对茶多酚过敏了,如有不适症状,请立即暂停饮用。
    据了解,茶多酚是一种存在于茶叶、咖啡、红酒等食物中的化合物,它具有兴奋大脑神经、促进心脏机能亢进、影响胃液的正常分泌等作用,大量饮用容易产生心慌、头晕等类似于醉酒的茶醉症状。茶多酚对人体有益,但饮用不可过量,并且儿童、贫血、胃炎、胃溃疡以及泌尿系统结石的患者不宜喝,以免引发不良后果。

    十亿消费者 15小时前
  • 唯品会发布2024年第一季度财报:净营收276亿元,Non-GAAP净利润26亿元

    同时,唯品会持续强化品牌特卖心智,与品牌深化合作,用高品质与价格力撬动生意增长,核心栏目如超级大牌日在一季度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37%。
    持续推进服务和技术创新,SVIP活跃用户数同比增11%
    今年一季度,唯品会持续开展SVIP服务创新,先后推出超V心选和私享特卖,线上线下活动联动,增厚会员权益,让SVIP享受到更多的精选好货和私享好价。

    十亿消费者 1天前
  • 哥哥想替过世妹妹看周杰伦演出遭拒,大麦回应:已退票

    当晚23点28分,大麦官方微博公布了盘查梳理的具体情况,称“大麦客服接到哥哥反馈后,没有正确理解哥哥的意思,没有体会到哥哥希望帮助妹妹完成心愿的心情,过程中多有疏漏,仅经简单多方沟通后,按照项目强实名制规则要求,拒绝了用户更换观演人的诉求,改为免费退票处理,整个过程教条、死板,在哥哥悲痛的心情上再添伤害,虽有努力,但最终是未能帮助哥哥完成真正的心愿,对此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和万分的惭愧。

    1天前
  • 传卡莫瑜伽要跑路 又一连锁健身品牌多店关闭

    近日,有消费者称,位于北京太阳宫、望京、合生汇、五棵松等多个地点的卡莫瑜伽门店已经关闭,会员们正在协商退课。
    卡莫瑜伽(太阳宫馆)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卡莫瑜伽(太阳宫馆)目前正常开业,会员可以上课,部分门店因盈利不佳所以关闭了。
    有消费者表示,卡莫瑜伽(望京凯德MALL馆)会员有260人,该瑜伽门店声称有80%会员接受转店、20%会员要求退款。

    1天前
  • 老铺黄金冲击港交所IPO,2023年收入涨近1.5倍

    2023年,老铺黄金靠着30家自营门店实现营收31.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45.75%,单一门店的店均创收超1亿元。数据显示,2021-2023年,老铺黄金的收入分别为12.65亿元、12.94亿元、31.8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1.14亿元、9452.9万元、4.16亿元。
    据了解,老铺黄金2023年足金黄金产品的平均售价达到729元/克,足金镶嵌产品的平均售价则高达1043元/克。

    2天前
  • 卡西欧以”天空大海”概念为灵感庆祝制表50周年

    卡西欧于1974年推出Casiotron。Sea”为理念,推出了五个品牌的新款手表,以此纪念卡西欧手表诞生50周年。每款新表都基于卡西欧领先品牌中一款广受欢迎的设计,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设计主题,以蓝色和金色为主色调,让人联想到海天一色、流光溢彩的景象。Sea”的设计主题令人联想到宽广无垠但又变化万千的天空与大海,表达了卡西欧在公司最初的全自动腕表概念基础上不断创新的承诺。

    2天前